【2万字巨献】马斯克脑机融合系统Neuralink:人类只有一个选择——成为 AI

“第一次听说 Neuralink 之后仅仅六周,我就确定其工程之大胆、使命之壮丽,简直让特斯拉和 SpaceX 都黯然失色。那两家公司在试图定义未来人类会做什么,Neuralink 则意在定义未来人类是什么。”

 

这是著名科技作家 Tim Urban 在WaitButWhy 上发表的近4万字长博客中的一段话。这篇长博客可让关注 Elon Musk 和他新公司 Neuralink 的人过足了瘾。文章从水母、原始人和神经元讲起,直讲到 Elon Musk 正在做的“脑机接口”和 Neuralink 的伟大抱负。全文贯穿着搞笑而又非常说明问题的图片,文风也是 Urban 一贯的深入浅出风趣幽默。倒是 Elon Musk 在文章最后才不紧不慢地出场,表达了 Neuralink 希望应用其技术帮助老年人维持他们的认知能力。不过,Elon Musk 对 Neuralink 的愿景如此举重若轻的描述,更让人期待这篇长文都写了什么。要知道,Tim Urban 这位最受“钢铁侠”欣赏的科技作者,可是把这篇文章的写作过程说成是“我感觉就好比坐着时间机器去了一趟未来,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根本无从想象的怪事。”


也正因为这篇文章较长,同时大家最关注的和 Elon Musk 直接相关的部分又比较靠后,所以编者在这里调换了一下文章的顺序。同时由于篇幅限制,对原文做了一些删节。(阅读原文请点击:http://waitbutwhy.com/2017/04/neuralink.html )

亚伯拉罕·林肯想出下面这句话的时候很自得:“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自得也有道理,确实是金句。“民有、民治、民享“这一理念就是民主的核心。不幸的是,人民不满意,所以民主也落得不讨好。但比起其他选项,民主也算得上奋斗的目标。

Elon 如此说到:“我认为对集体的保护是重要的,丘吉尔曾说:‘民主制度是除去其他所有最糟的制度之外最糟的制度。’当然,如果我们拥有柏拉图提出的那种哲学家和国王合一的统治者,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但实际情况是,今日的当权者都糟糕得很。


换句话说,民主就相当于藏在下水道里躲避怪兽。

很多情况下,铤而走险以争取最好的结果不失为好的策略,但是当赌注过高时,还是谨慎行事为妙。权利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民主不出意外会导致平庸,但Elon认为,“尽管美国公众对总统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基本不会有人会鼓吹集权。”Elon视 AI 为终极的权利,因而也认为AI的发展尤其需要采取谨慎的态度。他所持的,最大程度降低AI对人类威胁的策略基本就等于使AI实现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

为了在AI领域推行这一理念,Elon从不同角度做出了多种努力。

在“民治”和“民享”的部分,他和Sam Altman创立了OpenAI,自述为“一家非营利性的AI研究企业,致力于研发和制定实现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的路径”。

通常情况下,当人类创造新事物时,总是由一些具有创新意识的先行者引领。尝试成功后,随着一个产业的诞生,那些企业的巨鳄会参与进来并将先行者的努力全面发展壮大。

但是,如果那些先行者制造的是一根魔杖,这根魔杖会赋予掌握它的人无上的,坚不可摧的,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权利,甚至阻止任何其他人再制造魔杖的权利。这就有点儿棘手了,对吗?

Elon眼中今日AI发展的方向就是上面这种情形。既然无法阻止人类创造魔杖,他的解决方案就是创造一个开放、合作、透明的魔杖研发实验室。每当这个实验室中产生了新的研究突破,不同于其他会将此视为秘密严守的公司,他们会将这一突破公布给所有人去了解,或借鉴用于各自的研发。

一方面来讲,这么做也是有明显的缺点。邪恶势力也在努力制造魔杖,谁也不想第一根魔杖是从他们手中诞生。如今,坏人们的研究也能从这一实验室的创新成就中获益。着实令人担忧。

但是这一实验室也促进了成千上万其他人的研究,并对早期的小部分先驱者形成了巨大的竞争。一些人大幅先于其他人制造出魔杖已无可能。比较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当第一根真正意义上的魔杖最终被制造出来时,已经有成千上万类似的成品同时存在,即具备不同能力,被不同的人所创造,多种用途的其他魔杖。

如果地球上要诞生魔杖,Elon认为,至少让它掌握在全球的大部分人而非一位握有极权的魔法师手中。他自己这样表述:如果每个人都来自氪星球,那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如果只有一个超人,而这个超人还希特勒附体,麻烦就大了。更糟的情况是,某一位先行者的魔杖很可能是基于他满足自身的需求创造的。如若将未来的魔杖产业发展为集体智慧的结果,多种多样的需求和目的都应该有对应的魔杖去满足。应该使得全世界魔杖的能力都是首先反映了大众的需求。

在初学单片机的时候,总是伴随很多有关于晶振的问题,其实晶振就如同人的心脏,是血液的脉搏。把单片机的晶振问题搞明白了,51单片机的其他问题迎刃而解。

你懂的,就跟民主类似。

尼科拉·特斯拉、亨利·福特,莱特兄弟和阿伦·图灵都一马当先引领了产业革命,这都没问题。但是当被创造的东西将拥有无法想象的极权时,我们不能袖手旁观,风险将难以掌控。

OpenAI就是为实现AI创造民主化所做的努力,目的是使得所有的产业巨头在AI的发展初期都致力于对民主化的研究。Elon总结道:AI必将大幅超越人类的能力。为了让它的存在与人类,尤其是绝大多数人类共同的意愿相连接,它应该是基于大多数人意愿产生的结果,因为它将服务于这些人的意愿。至此,我们就实现了人类同等水平或高于人类AI的民治和民享,降低了AI落入单一邪恶势力或垄断势力之手的风险。

剩下的就是“民有”部分。

这部分解决起来应该比较容易。别忘了那些产业巨头正在基于他们制造汽车、大型机械和计算机的同一个目的——创造超级智能AI,即拓展他们的疆域,并将其中将产生的工作外包。汽车是代步工具,大型机械是制造工具,而计算机解决了信息存储、管理及计算的问题。具有思考能力的计算机将是伟大的创造,它能使得人类将最重要及最高强度的工作实现外包。人类的一切都构建与思考之上,想象一下制造一个人类思考能力延伸的超级智能所将带来的巨大能量吧。而人类的延伸从定义上讲也属于人类,即“民有”。

只有一个问题:具有超级能力的AI不同于其他发明。其他的技术都擅长于它们自身的制造用途,但总的来说,它们仅仅是些具有非常有限智能的无意识的机器。但我们现在试图制造的AI将像人类一样聪明,且超级聪明。同样的规则怎么还可能适用?

人类自己创造的技术当然是属于人类的,这一观点如此显而易见,说出来都显得有点儿傻。但是如果我们创造了比我们自己还聪明的事物,它还能那么容易被控制吗?

有没有这种可能,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其智能高于任何人类,将不满足于仅作为人类的附庸而存在,即便它被制造的目的如此?

我们无法预知实现的场景,但保险的做法是现在承认,是的,这些可能性是存在的。一旦担心变为现实,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人类发展的历史表明,地球上一旦出现智能远高于其他物种的物种,它必将对其他所有物种构成威胁。如果AI变成了这样一个最高智能物种,而它又不属于人类,它具有自我意识,那我们人类就被归入“其他所有物种”的类别了。

因而垄断AI就是问题所在,OpenAI就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但与之相比,更严峻的问题在于防范AI失控。

Elon为此辗转反侧。在他看来,超级智能AI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人类务必要避免自己不落入“其他所有物种”的境地。在AI与其他所有物种共存的未来,在他看来,人类只有一个选择,就是:


成为AI


Elon将人类大脑数字三生细胞壁(tertiary layer)比喻为巫师帽。概念是指全脑界面将变为如同将设备植入大脑,使大脑变为设备。

。。。

未完,文章超过2w字,超过限制,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阅读完整全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个电源如果不在同期时刻并列,则会出现电源环流,引起电源温升剧增,会破坏电源和发电机的使用寿命。因此,规范中对同期有比较详细的规定。由于同期时刻的瞬时性,实用中采用准同期技术。利用控制多台断路器的合分来控制和实施电源的准同期操作。目前已经有专门用于发电机的准同期微机测控装置,这些装置的内部就是单片机。

生成海报
点赞 0

thePro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基于8051单片机实现电子时钟+数字秒表设计

概述 电子时钟是一种利用数字电路来显示秒、分、时的计时装置,与传统的机械钟相比,它具有走时准确、显 示直观、无机械传动装置等优点,因而得到广泛应用。随着人们生活环境的不断改善和美化,在许

立创EDA从零开始教学

结合自己为公司设计的产品的经验上,推出一套立创EDA的硬件教学设计课程。或者说是一系列文章。# 系列文章目录第一章 前言和软件介绍# 前言 大家可以叫我小刘,我大学是自动化专业,在大二开始接触单片机&#

计算机组成原理期末总结

写在前面 为迎接期末,总结了下知识点,供个人复习使用,仅供参考。 本文用到的复习资料:点我跳转,提取码:1l49 为方便读者,markdow